或怀想往昔峥嵘岁月

2017-11-27 21:13

一张邀请函,捎来了新余复市30周年庆佳音,也拨动着我胸中的一根心弦。十年前曾在那方热土上诚邀四方嘉宾的我已易主为客,曾用脚步用手掌用眼睛寸寸抚爱的那个家园,已然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故土。自1999年暖冬履任新余,我心就深深融进了这方水土。即使三年后离任他方,即使没有了子民身份,对这片故土的情怀却从未稀释。

世纪之交的新余已是一个潮都,是全省第一家开通程控电话的城市,固定电话、移动电话人均拥有率很高,互联网、宽带进入了寻常百姓家。人际交流方式多样且快捷,而书信依然是老百姓与政府对话最常用的方式。的确,那种尺素寄语的诚恳、见字如面的亲切、书呈大事的郑重,非电话电脑等现代化通讯工具所能承载。每次展开叠得方正整齐的信笺,阅览一笔一划写成的字句,辨识手书签写的名字,我总怀着一颗敬畏之心,仔仔细细读完,反反复复掂量,深恐不能尽解其意。批办或复信时,仿佛笔有千钧,字字句句萦绕不去。我时刻提醒自己要更耐心一点,更宽容一些,更多一点理解,千万不能敷衍了事或一时意气,而伤了那些赤诚的心。这些信件犹如智慧宝库精神宝塔,我从中找到了一个个开启思想之门、通向发展之路的钥匙。

2003年早春挥别新余时,我带走了一包珍品:1100多个日子里批阅过的1600多封书信。有些是指名道姓写给我的,也有写给市委或市政府负责人的。寄信者有新余本土人,有新余籍外乡人,还有关心惦念新余的过客或在新余投资创业的客商。有的书信来往渐成知己,有的素昧平生无缘谋面,有的捧出高见良策却连名姓都未曾留下。当岁月流逝,这些书信就成了我心中热乎乎的乡情,成为我人生旅程中一段弥足珍贵的记忆与感恩所在。每当思念故乡与故交,或怀想往昔峥嵘岁月,翻翻那些书信,就如同握住一双双热情的手。每当身心疲惫而生怠意,或一路昂扬向前进发,翻翻那些书信,仿佛敲打我心予以警醒。德国哲学家康德说:有两样东西,对它们的思索愈是深沉持久,心里就会愈加充满敬畏之情,这就是我们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。新余的夜晚有着辽阔星空,举目仰望,心就格外安宁澄明。这璀璨的星空,正是不曾与我生分,不断给我力量、智慧和方向的那些知名与不知名的黎民百姓。